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中肯 blog

http://dengzhongken.blog.163.com

 
 
 

日志

 
 

《芦川竹枝词》校注解读 37  

2014-04-18 12:24:28|  分类: 东乡芦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金台(二十二)

 

养到功深是木鸡,书斋曾记旧留题

多文孰似先生富,钜制缤纷五色迷。

黄鹤楼明经金台,学问淹博,著有《木鸡书屋骈文》三十卷。

 

【注释】

①木鸡:把斗鸡训练到看上去好像木头做的鸡,精神上却完全准备好了。喻指修养深淳以镇定取胜者。典出《庄子》。

②书斋曾记旧留题:指黄金台的书斋题名为“木鸡书屋”。

③钜制:巨著。

④黄鹤楼明经金台:黄金台(17891861),原名森,字鹤楼,清道光年间岁贡生,新仓人。唐代科举以诗赋取士谓之进士,以经义取士谓之明经,到明清时代,明经便作为贡生的别称。

淹博:渊博。

《木鸡书屋骈文》:应为《木鸡书屋文钞》

 

【译文】

养到功深的才叫木鸡,先生的书斋旧时题有“木鸡书屋”的匾额。

谁能有像先生这样著作等身呢?煌煌巨著,色彩缤纷,五光十色着人迷。

 

【解读】

黄金台生于乾隆五十四年(1789),卒于咸丰十一年(1861),新仓人,为清代诗人、学者、骈赋家、红学家、教育家。字鹤楼,原名森,嘉庆十年(180517岁入平湖县学时改名“金台”。道光二十四年(1844)岁贡生。因困于棘闱而十赴秋试未中,于是尽心著述,博览群书,学无不贯。曾受师于李赓芸,后跟名流徐熊飞交游,与他宏论辩议。所作诗文皆有法度,文体宗从徐庾而兼通百家,才名噪甚,大江南北士大夫的著述,开篇多有黄金台的手笔。

黄金台喜好交友。道光十五年(1835)黄金台访海盐黄燮清拙宜园,燮清留饮,属撰园记,乃作《拙宜园记》,收入《木鸡书屋文钞》。道光廿九年(1849)初夏,黄金台北上将客闻川(今嘉兴王江泾),路过嘉兴,重访后生陈曼寿于望吴门外的“葆泽堂”,同时晤及陈父觉生和乃弟筠石。黄金台曾绘《扁舟访友图》,装成巨册,参与绘画者几十人,投赠诗文者不下数百人,大江南北名流,几无遗漏,洋洋大观。

其人生性耿介自守、刚洁嫉恶,遇到流俗之人,不发一言,但对学有所长者总是多加赞誉,所以好学人士没有不乐意与他亲附。同乡马承昭记述:“先生一穷乡老明经耳,其气力不足以呼吸风云,耸动士庶,而大江以南声名藉甚,无不愿交先生,以先生一接见为幸。游屐所至,趋迎恐后,风流掩映,遐迩倾动。”

咸丰年间曾在芦川书院主讲数年,担任山长(即校长),训导后生循序渐进,自有一法。他以自身的写作实践与经验,深刻地影响着年青一代。在芦川书院,他每月布置学生“月课”作文。受老师熏陶,很多弟子也喜欢作赋。生员胡炯祖写就《西瓜灯赋》,这是平湖历史上第一篇西瓜灯赋,已成为印证平湖西瓜灯文化发展历程的宝贵历史文献。黄金台读后大为赞赏,加上“圆熟条畅”批语,令全班传阅。

咸丰七年(1857),68岁的黄金台因江苏督学李联琇的邀请而入幕,于是游历江淮诸郡,作文记游。1861年“咸丰之乱”平湖沦陷后,黄金台忧愤成疾而逝,享年72岁。其长于骈俪,学力富赡,作诗能一扫陈腐,独出机杼,诗名远被东瀛。其著作甚丰,著有《左证》、《史腋》、《听鹂馆日志》、《木鸡书屋文钞》、《木鸡书屋诗选》、《左国闲吟》、《今文惬》、《盛藻集》、《骈体正声》、《国朝新乐府选》、《国朝七古诗钞》、《国朝七律诗钞》、《芦川竹枝词》等

黄金台的生活时期,正是新仓一地教育发达、创作活跃、学术繁荣之时。在黄金台出生的前一年,即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知县王恒在新仓东市武圣殿西创办芦川义学,后改名为芦川书院,直至咸丰末毁于兵燹。

黄金台出生于书香门第,其宅第位于新仓镇道院桥东、仓基街西的东大街之后,他把自己长期居住、读书、吟诗、著述的一屋名为“木鸡书屋”。其子黄晋馚(18251905),字分才,号棠衫,道光丙午年(1864)中举,礼部应试未及,在家收徒教授,造就多名知名人士,晚年主讲当湖书院、芦川书院,教法甚当,深受学士敬重,著有《尚志居日记》、《北行日识》、《沪渎游草》等。其孙黄明府,秀才。其曾孙黄黻如,秀才,醉心诗词吟唱,几乎到了不问生计的地步,但对儿子黄骧从军官向作家转型的影响极大。其玄孙黄骧(19162008),笔名穆基(谐音“木鸡”),生前曾任台湾《国语日报》专栏编辑与主笔、《联合报》专栏组特约编辑,著述颇多。黄家前后两进的百年宅屋以及存放 《木鸡书屋文钞》雕刻版的厢房均于1937年被日本侵略军烧毁,只剩下石库门和门上的“为善最乐”四字家训,后在其北墙外与其他被毁民宅的砖屑瓦砾堆成了一座小山(名“蚵蚾山”)。

黄金台年少时游庠就因才名噪。17岁时入平湖县学后,虽屡困场屋,十赴乡试而未中,但他诗名出众,被誉为“禾中七子”之一。道光初年“禾中七子”等人结为“鸳湖诗社”,选韵分题,邮传唱和,坛坫之盛,欲迈乾嘉。其一生写有大量诗作,留有《木鸡书屋诗集》,刊有《木鸡书屋诗选》6卷。

黄金台诗工咏史,善持议论。一首《楼台》:“眉黛销除别绪萦,楼台何处问前程。空心未免增衰态,冷眼偏能识世情。走马闲来无热客,闭门高卧有先生。从今不作繁华想,始信文章老更成。”显示了作者冷静而理性的思考。

黄金台的小诗尤佳,极富地方风情。看他写新仓的《芦川竹枝词》:“木棉生计抵桑麻,白雪盈筐妇女夸。去岁价昂今岁贱,村村夜半听弹花。”“村姑挑着卖盐篮,掩耳盗铃苦不堪。劝汝还家勤耕织,免教胥役虎眈眈。”“主客移尊话旧欢,却无隽味佐盘餐。春来白蚬秋来蟹,当作珍馐一例看。”第一首写海边农民栽种棉花,棉商因棉花丰收而压价收购,棉贱伤农,致使棉农没法只得自己纺纱。第二首写海边村姑因棉贱而去贩私盐,封建时代官僚盐商把持盐政,只得偷偷摸摸,“掩耳盗铃”,甚至冒着被虎视眈眈的胥役抓捕的生命危险。第三首写新仓一带丰饶的物产。黄金台的竹枝词尽能反映现实,却不流于一般地方竹枝词的吟写风光风情。

黄金台的《红楼梦杂咏》,皆为七绝,共80首,收入《木鸡书屋诗选》(道光二十五年九孙居刊本)诗人黄金台在《红楼梦杂咏》里对《红楼梦》书中人物逐一用七律绝句形式加以点评,主要从作品本身出发,通过剖解人物形象,品评人物,来阐发《红楼梦》的思想意义和艺术价值。例如《香菱》:“园亭斗草兴初酣,蕙有夫妻说也惭。惹得优伶齐拍手,郎君前月去江南。”“寂寞梨花带雨零,河东狮吼不堪听。古今薄命人人惜,前有翾风后小青。”浸透对香菱怜爱惋惜之情,又恨命运之不公。《红楼梦杂咏》因被光绪三年申报馆印行的《痴说四种》收录,广为红学家所知并引用,因而在红学界有较大的影响。

黄金台的《读红楼梦图记》,也称《读红楼梦图赋》,其具体写作时间不详,但可以推测在道光五年(1825)之前,即黄金台36岁之前。因为此年已有《木鸡书屋文钞》(初集)4卷的刊本,而《读红楼梦图记》即为“文钞”卷三的最后一篇。而《红楼梦杂咏》的写作年份更早,因为“图记”是在据“杂咏”而绘图之后的“读画”之记。

应该说《读红楼梦图记》是迄今为止发现平湖人士研究《红楼梦》最早的文章,把包括红学家徐恭时、姜其煌在内的平湖人士在红学研究上的时间又向前推进了近两个世纪。而这篇《读红楼梦图记》确是颇可珍视的红学文章。它对于我们研究《红楼梦》、探讨“红学”史、了解黄金台,都有着极其重要的资料价值。

黄金台在红学史上占有重要一席,是中国红学初期一位重要的传播者、研究者和评论者。尽管现有发现黄金台题红诗文的篇幅不多,但仅此《读红楼梦图记》一文已足以奠定他作为我国二百多年红学研究的奠基者的地位。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