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中肯 blog

http://dengzhongken.blog.163.com

 
 
 

日志

 
 

《芦川竹枝词》校注解读 33  

2014-03-27 09:45:26|  分类: 东乡芦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士芬(十五)

 

磨子桥东庙祀周,曾怀养正应蒙求。

从今重访谈经地,义薄云霄尚留。

清嘉庆中,徐辛庵先生训蒙于周公庙。“义薄云霄”题额,系先生墨迹也。磨子桥在旧衙北。

 

【注释】

①磨子桥:在衙前镇西首偏北,此地有弯曲河浜,过桥后还必须得再绕走过南侧的堰矶,就像在推磨打转,故称“磨子桥”。今桥已废,“磨子桥”转为一地名。1941年日寇在此活埋了136人,史称“百人坑”。

②庙:指周公庙,也叫“周爷庙”,在旧衙坊横港周家埭

③周:指周公庙所祀奉的是明代的周顺昌。

④养正:正确的教育。语出《易经》:“蒙以养正,圣功也。” 蒙以养正,指从童年开始就要施以正确的教育。

⑤谈经:谈论儒家经义。

义薄云霄:正义之气直上云霄。

⑦墨:指徐辛庵先生所题写的“义薄云霄”匾额。

⑧旧衙:明洪武元年(1368)在盐溪镇(今独山港镇衙前西首偏北)始建芦沥场盐课大使署,俗称“盐衙门”,250年后即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移址县治当湖南门,就称盐溪为“旧衙”。

 

【译文】

磨子桥东侧的周公庙祭祀的是周公顺昌,徐辛庵先生在还没有中举前曾经流寓在庙里设馆训蒙,凭自己丰富的学养和正确的教育满足需要开蒙求学的孩童

如今重来寻访徐先生当年谈儒论经的地方,物是人非,只见他题写的“义薄云霄”匾额至今还在。

 

【解读】

徐士芬17911848,字诵清,号辛庵,一号惺葊,乍浦人。清嘉庆二十三年1818乡试第一,二十四年进士,翰林院庶吉士,散馆一等,授编修。道光二年(1822,任江南副考官。次年为会试同考官,旋升广东学政。十六年升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十九年累官工部右侍郎,兼管钱法堂事务,不久任顺天副考官。二十四年为会试副总裁,同年秋,充江南正考官。旋调户部右侍郎。后因病告归。徐士芬入直内廷任官期间,有“方正严毅,弊绝风清”美誉。在工部任职最久,对整饬钱法、兴修京畿水利颇有政绩。返里后,曾为嘉兴冯登府刊行《金石综例》一书。著有《漱芳阁诗文集》、《漱芳阁时艺》等。

皇师徐辛庵在27岁中举前曾先后流寓在衙前磨子桥周公庙、新埭程浣花家三间草堂等地设帐授徒。

梁恭辰在《北东园笔录初编》一书里记载了徐侍郎(因徐辛庵任礼部侍郎而称)“质疑失物”“科名互换”两个逸事。

嘉庆二十三年1818),徐士芬与族兄徐士芳去省城参加乡试。在行路上住进旅店里捡到了一个包裹,估计是住店旅客遗落的,打开一看是女人用的金银首饰。徐士芬说:“这个东西应该保管好,等失主前来还给他,意外之财不可得!” 徐士芳漫不经心地答应了,怪兮兮地对堂弟士芬说:“弟弟只管先走好了,我肯定在这里保管好、等人来认领的。”徐士芬深信不疑就先离开了。他的堂兄却挟着包裹竟然离开了旅店。到了省城,徐士芬问起这个包裹的事情,徐士芳早已准备好了怎么答话,也就无从验证他说的是不是实话。 

兄弟俩进入考场后,徐士芬感到自己的答卷文章写得很不满意,几近绝望。等到填榜之日,他堂兄徐士芳的考卷已被选中,正写到“芳”的草字头,突然间蜡烛头正好爆了一下,火星跳落在卷面上,用手急忙拂去,但已经烧掉了一只角。在场人都说这个人必定犯有恶孽,何不换掉他?有人说榜书中姓名已经写了大半,怎么换?监考官说:“这个倒无妨,可以洗擦掉,再补上另一个人的姓名。”于是提取备取卷准备换写,等拆开弥封一看,则是徐士芬的考卷。于是大家皆大欢喜:“这就不需要擦洗补名了,只要在草字头下面添写个‘分’字就行了。

这两个故事其实是有关联的,前后有因果关系,意在劝人为善。听起来真是十分巧合,但传达了“善人获报”这个做人的道理。实际上“科名互换”的故事是坊间演义出来的,因为徐辛庵先生那年参加乡试获得了浙省解元(即第一名),不可能作为备取卷顶替上去的。梁恭辰在《北东园笔录续编》里也提到,浦城县令郭少汾与侍郎徐士芬是儿女亲家,也从未听说过有这件事,所以颇为怀疑。梁恭辰还在福州听到了浙江人讲起徐侍郎有关“遗失包裹”的轶事,版本有所不同,但同样是“劝人为善”。这则“借银代偿”的故事是这样的:

在省城参加秋闱前,徐士芬与族兄徐士芳同游城隍山时,正好有个妇人入庙求签,道士叫她请教徐士芬先生。徐先生就问她要求问什么事,妇人就说:“我丈夫病重,医生说必须服用人参才有转机,我家里贫穷,不得不吃重息借贷去买人参。假使丈夫病治好了性命能够挽回,欠的债还能偿还;否则雪上加霜,实在难以担当。所以来求神问签,相公您就为我掂量掂量吧。”先生就说了好多宽心话安慰她,让她回去求医看病。堂兄徐士芳忽然在神案旁边发现了一个布包,打开一看约有二十多两银子,就笑着对堂弟说:“看来今天晚上不怕没酒喝了。”徐先生说:“这是刚才那个妇人遗失的,你也听到了她借贷为了治病,还忍心拿走她的银子吗?”徐士芳认为堂弟很迂腐,竟然独自提着布包走了。不一会儿那妇人踉踉跄跄赶回来了,找不到银包就号啕大哭起来:“丢了银子,我和丈夫的性命都完了!”徐先生就跟她说:“东西已经落入他人之手,不可复得。你给我讲了你家的事情,我深知你的苦,我阻止不了别人拿走银子,这是我的无能。我愿意代赔,所以在这里等你。你告诉我你的姓名和住址,我下山去借,下午就如数送到你家。”妇人一开始还不相信,后来想想也没办法,只得先回去了。徐先生马上向各位亲朋好友借钱,凑成了这个数,亲自寻上门送还了。

后来有人认为,徐士芬这一年乡试省第一名,第二年会试连捷考取进士,过了三年又江南副主考,后来又任广东学政、礼部侍郎、工部右侍郎、会试副总裁、江南正考官、户部右侍郎等等,都是厚德之报。

其父徐梦熊,字汉云,号渭堂,清乾隆时廪膳诸生,精医,嗜古文词,书法出入米(芾)、蔡(京)间,著有《漱芳阁诗遗稿》。其弟徐士兰。其长子徐元锡,次子徐瀛锡,三子徐申锡。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