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中肯 blog

http://dengzhongken.blog.163.com

 
 
 

日志

 
 

《芦川竹枝词》校注 6  

2013-03-29 12:11:12|  分类: 东乡芦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 袁公桥、烂缺口(八十四)

 

袁公桥畔一舟横,谛认幽碑拜祖茔

北纡行烂缺口,纸钱飞去逐风轻。

袁公桥、烂缺口两地,均有先祖茔在焉。袁公桥在全公镇北。

 

【注释】

①烂缺口:地名,在全塘镇北三里,现独山港镇优胜村全新河东侧

②袁公桥:康熙五十二年(1713)为知县袁孟渊所建,故名“袁公桥”,位于全塘镇西首北一里,东西跨南北向的盐运河(今全新河)上,久废。

③谛:仔细。

④碑:指柯氏先祖墓碑。

⑤祖茔(yíng):祖坟。茔,坟。

⑥庙:指烂缺口杨侯庙。

⑦纡():弯曲,绕弯。

 

【译文】

我们所坐的一只船停泊在袁公桥畔,上岸后从烂缺口杨侯庙向北弯弯曲曲行走,在幽深的树林茅草仔细辨认找到了老祖宗的墓碑,在祖坟前拜了又拜,焚化的纸钱随风轻轻飞去。

 

【解读】

江浙沪交界一带为长江三角洲冲积平原的一部分。在漫长的造陆过程中,海侵现象时常发生。自秦直至东晋,数次发生大规模的海侵。旧志载,约在西汉平帝元始二年(公元2年)海水侵淹古海盐东境,原在古华亭乡柘林的海盐第一个县治被海潮所淹,其后为“柘湖”,县治被迫移至武原乡。接近长江口、濒临东海的古海盐、金山、奉贤、南汇等县,常受海侵之患,海岸线也时常推出去,又缩进来。

到秦置海盐县时,海侵水淹,自独山东至杉青港一线以东皆为一片泽国。惟有衙前东的生塘口(现全塘镇金沙村境内,与上海市金山区交界)因地势较高而孤存,是唯一可以避难逃生的地方,所以被称作“生塘口”。那一次海侵时间很长。后来,海水慢慢退了下去,许多陆地又浮出水面。遍地裸露白沙的地方,就是白沙湾。现全塘、新仓、新庙一带还保留大量与海侵海退相关联的地名,作为一种符号记录着沧海桑田的历史。新仓的秦沙村,新庙的海沙村、油沙村,全塘的金沙村,等等,都是。这也就是此地为何多塘浜、多荡地、多堰矶的成因。

到北宋年间,朝廷从新仓东约3公里的盐船河南岸直到现白沙湾冰厂桥一线筑起了长塘,以挡海侵。其后,在塘南又慢慢涨起了一大片沙滩,久而久之也成了可居可耕的陆地,这片沙地后来就叫“涨沙”(原属张沙桥村,现并入建中村;“涨沙”南接前进村地界)。

再后来,随着海水的越退越远,成陆的地界越来越大。在长塘南面,现全塘镇前进村地界上形成了一个自然的出海港,当地人叫它为“沼港”。期间,海进海退还有几次反复,这长塘总有一段堤岸被海水冲毁直达到塘后的小河,但都没能再没过河塘,所以当地人就将它称之为“烂缺口”。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