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中肯 blog

http://dengzhongken.blog.163.com

 
 
 

日志

 
 

周默庵先生  

2011-10-25 14:46:35|  分类: 吾乡吾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听当湖老辈人说起:“与走出去的陆维钊、胡士莹等同样齐名的本地名家,还有俞元龙;而在俞元龙之前的平湖,也有一位书法极好的前辈叫周默庵。”其实在平湖一度还流传着“潘琅圃的画,周默庵的字”这样一句话。把周默庵与出自四代丹青世家的潘琅圃相提并论,可见那时周先生的过人地位。但即便如此,今天的平湖人还是对他知之甚少。

周默庵先生的小女儿孝聪女士有一张珍贵的老照片。照片上三位老人的神态与气质一下子将人震住了,只见照片下方写着“当湖三老菊寿合影,一九六二年摄于政协”。孝聪女士说:“右边是我阿爹,中间是张太华的父亲张登侯先生,左边的最长者是程菊航老先生。”

周默庵先生 - 蕉风桂雨 - 邓中肯 blog

  周默庵先生生于1888年,卒于1969年,曾用名周南、周翔瀛、周楫园。他有兄弟姐妹十人,其父亲是一名中医。周默庵自幼由私塾启蒙,聪明好学,后赴上海接受新式教育。由于身为长子,顾家心切,没能继续留沪完成学业。可后来的事实证明,回到平湖并没有妨碍他成为一个文化人。现定居宁波,中秋节回平探亲的他的二女儿周孝娟说:“父亲生活简朴,一生嗜书如命,有钱必买书,同时也不断购藏字画、碑拓,为此母亲只好用针线活贴补家用。记得那时小辈们在大热天都帮忙晒过书,父亲还把藏书的地方取名为‘吉祥室’,是满腹诗书为他打下了深厚的国学功底。”

看来周先生首先应该是个诗人,其次才是个书法家。据资料显示,当年周先生闻讯平湖金兆藩次子金通尹(问洙)教授去世,便一口气,饱含深情的吟就四绝!作为老友,内心丰富的情感顷刻间都化作了诗。周孝娟说:“父亲有一颗文人的诗心,上承的是平湖深厚绵长的文脉,无论是古体诗,还是通俗上口、发噱喷饭的打油诗,几乎都能随口吟就,而且随性而发,性情毕露……记得当时父亲身边常聚拢了一批同好,或雅集,或诗词唱和。”他的儿子周孝泉先生接着回顾道:“我小时候就到金文石家送过父亲做好的诗。有时还要把金先生做好的诗取回。也经常把父亲做好的诗文拿到《新光日报》上去发表。”他的小女儿周孝聪说,她也记得自己曾往张子石(卓身)家送过父亲刚写就的诗的,当时有的诗还是写在“香烟壳子”上。而到张家后,也常能见张夫人范木蔺先生。孝聪女士至今还记得范木蔺先生曾给她玩具玩。“可以说诗词给父辈这批人在精神上带来了极大的满足和愉悦。而现在回想起来,能和当时的一些南社社员有这般‘零距离’的接触,又是一件多么意义深长的事。”

周默庵的大女儿周孝玉也对我说:“父亲一生交友广泛,除了上面他们讲到的,还有文史馆员朱符生,稚川名师颜云伯,画家黄吟笙、江永华,南社社员金敬渊(问源)、汪凤翔、莫千里、徐善昌、程慎初、祝晴园,琵琶圣手朱英,梅元白之父梅文熙,焦作林之徒陆宗延,十字弄邻居陆宝清,以及稍后的王善兰、俞元龙、严诗家等,甚至还有张新德、俞标淡这样的晚辈,也经常地来我家进行拜访和请教。”人品好自然朋友多,从交友中大可看出周先生的道德人品。

说到周先生的书法,在平湖历史上可谓承前启后,一生横跨近代、民国、新中国!无论是当时南北货店“公大兴”的招牌、《新光日报》的报头,还是《弄珠楼志》抄本以及扇面、诗札等,都见笔墨精神,尤其是他的蝇头小楷,取法直追唐宋,直觉非一日之功能成,堪称平湖书坛一绝。周孝泉先生家中至今保存着一帧父亲写给他的精雅小楷。其中《弄珠楼志》抄本在我看来其功就不亚于胡士莹(宛春)先生当年手抄《平湖县志》。周先生气息醇古的书法作品今天零星还能见到一些,惜传世不多。孝聪说:“我们的上海阿叔周剑石家可能还存有一部分。”孝玉说:“父亲也擅刻印,据说平湖博物馆的收藏章即出其手。他在生活上是个很精细的人,一年四季挂什么画,都有讲究,印、墨、印泥等物我们这些小辈是不能乱动的。”孝泉则说:“记得父亲曾去海盐办过书法展览。”孝泉先生就是在其父亲的影响下也刻了一手好印的。

周默庵先生 - 蕉风桂雨 - 邓中肯 blog

 1943年周默庵先生给学生潘德熙的毕业勉词

 

周默庵先生除了诗、书、印等的过人之处外,还热忱为地方教育事业作贡献。早年在私塾育人,解放前应县中戈校长之邀聘,任该校历史、国文教员。后来在家中(小街134号)创办适龄失学学生补习班(平湖城关镇中之前身),凡被教过的学生都对周先生印象深刻。晚年的周先生又热心文化公益事业,在古文物鉴定、文史资料整理方面曾与潘琅圃共事,出力不少。当时在平湖文博事业上的潘康生已属晚一辈的人了。由于见多识广,周先生还被邀去省城鉴定字画,颇得同道好评。他曾将一块自藏的“顾二娘”端砚无偿捐给了当时的县博物馆,带头营造文博事业的良好风气。

1956年,周先生以社会人士界别当选为平湖县第一届政协委员。1959年他作为主席团成员,参加了国庆十周年平湖县万人庆祝大会,此事还登上了省城的报纸。1960年,他当选为平湖县第二届政协常委,积极参与家乡的文化公益事业。“文革”浩劫来临,本应安享晚年的周默庵先生自焚书稿、字画三天,还将一部分书籍叫一个年轻人拉了三车去当废品旧货卖掉,就这样总算逃过了红卫兵的直接冲击。可是面对一生心血的诗稿书籍竟毁于一旦,终于郁郁成疾,一病不起,后虽有好友、名医严肃容的把脉诊治和周夫人方氏的悉心照料,卧病三年的周先生还是在1969年走完了他的一生。据他的后辈说,他实在是太爱书了,即使在病榻上,最忘不了的也还是书与诗。

真诚的诗人之间往往是惺惺相惜的,周默庵先生去世后的墓碑,就由其生前好友、著名词人许白凤(奇光)先生勉力写就。   (万松山房)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