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中肯 blog

http://dengzhongken.blog.163.com

 
 
 

日志

 
 

鲜为人知的陆维钊轶事  

2011-07-05 10:05:19|  分类: 吾乡吾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严格地讲,陆维钊先生的老家在新仓的棣雨。

棣雨地处新仓镇东三里,到民国时期还存有一条石板路与新仓镇相接。“棣雨”这一地名的来历非常富有诗意。此地有一棵大棣棠树,却终年不开花。有一年夏初下雨,棣棠突然盛开黄花。此后这棵棣棠每临夏雨,开满黄花,吸引无数文人雅士,雨中赏花。“棣棠雨花”为“新仓十景”之一。

相传,明末年间海盐徐氏避乱东迁,船停新仓镇东砖桥附近。一天在船沿洗碗时饭碗不慎失落河里,打捞未获,当家人顿觉天意注定,命流浪人饭缘落在此地,就此定居棣雨。后来徐姓子孙繁衍,成了当地的名门望族,徐士业、徐金泰、徐观治、徐步瀛、徐凤标、徐志澄、徐鹿苹、徐佩业、徐东皋等人都有一定的名望。其实在棣雨建业不凡的还有马氏与陆氏。世居棣雨的马氏中,马承昭以及其子马辰琯皆为举人,著述颇多。棣雨陆氏中,陆勋、陆壬林、陆维钊祖孙三代,皆闻名乡里。

陆勋(1852-1926),字少云,陆维钊的祖父。二十二岁应试中秀才入庠,后被补为廪贡生。他一生教书,曾在县城执教十三年,其余是在新仓镇上设馆训蒙童。乡里仰慕陆少云先生学问渊博,训导有方,都愿把子弟送来。所以陆家定居新仓镇上是从陆少云租赁房子开始的,大约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笔者走访过棣雨徐氏及油车头徐氏的后裔,都习惯称“陆维钊是棣雨人”。

陆少云爱读《陆宣公集》。陆宣公被罢相贬忠州为地驾时,曾广泛抄撮方书,说:“士不能为国尽力,亦应为医救人。”陆少云受此影响,除攻读儒家之书外,兼攻中医,兼着行医,济世救人。陆少云还喜爱书画,擅长工笔山水。他不宗法一家,爱用淡墨不设色;书法始学李北海,后参隶魏。晚年书画造诣很深,声名远播,不乏慕名前来求画者。

陆壬林(1875-1898),字承基,号仲宣,陆维钊之父。陆承基,为邑庠生,中学毕业后回新仓教小学,好诗词,常与徐鹿苹等乡邑文人唱和,可惜患了伤寒症,23岁时便离开了人世。四个月后陆维钊出生。

因父亲早逝,祖父陆少云对陆维钊的影响巨大。陆维钊七岁时进芦川初小求学三年,接着在私塾跟从祖父学习四年。无论教书、诗词、书画还是悬壶济世,皆深受祖父训导。

陆维钊189933(即己亥年正月二十二日)出生在新仓镇西街一幢两进的平房里。前一进临街,是一爿洗染店,陆家住在后一进,每天进出都要经过店堂。洗染店的账房先生姓潘,名锦甫,绍兴人,孑然一身,在此谋生。潘先生对书法颇有研究,写得一手好字。他见小小陆维钊聪颖过人,便很喜欢,常教其写字。陆维钊放学回家,潘先生总招呼他到账房前的客堂里做作业,并指导他临帖习字,主要临习《多宝塔碑》。陆维钊对潘先生非常尊敬,亲热地叫他“潘伯伯”。日子一久,这一老一少便成了忘年交。

芦川小学里有位美术教师陆柏筠,崇明人,善书法,尤精篆隶。他发现陆维钊的毛笔字刚劲有力,结体平稳,实非一般学生所能企及,认为这个同姓陆的小本家“孺子可教”,便经常在课外单独指导他写篆隶,渐及篆刻,并借字帖让他临习,主要学《石鼓文》、《张迁碑》等。陆维钊领会力极强,一经指点便心领神会。陆维钊对陆老师借给他的书,非常珍爱,必定要包上封面,读完以后,马上送还。经过陆老师的教导,书法水平与日俱进,所写真、篆、隶书卓然不群,而且敢于当众挥毫,魄力很大,所作榜书得到当地耆宿的一致赞许。陆维钊却不骄不馁,始终勤习不辍,而且终身不忘自己的启蒙老师。他在七十五岁时还回忆道:“余之学书,实绍兴潘锦甫先生启之,学颜《多宝塔》,时余年十二。其后崇明陆柏筠先生则教余篆隶,终身不能忘也。”

徐光祖(1881-1962),字鹿苹。“鹿苹”两字出于《诗经·小雅·鹿鸣》中的“呦呦鹿鸣,食野之苹”。徐鹿苹为廪生,是晚清最后一批秀才。他一生酷爱读书,尤工诗词,晚年赋闲在家,每天总要在书房里诵读诗文。早年与陆维钊的祖父陆少云、父亲陆仲宣等当湖名流常有诗词唱和、交游。

 

鲜为人知的陆维钊轶事 - 蕉风桂雨 - 邓中肯 blog               鲜为人知的陆维钊轶事 - 蕉风桂雨 - 邓中肯 blog 

鹿苹及其写给陆仲宣的《次仲宣原韵一首》手迹

 

鹿苹的长子徐成均(1922-2009),字东皋,号吟石,别署不已斋主、石翁。早年求学于新仓小学、稚川中学,随父徐鹿苹学诗文,习书法,后师承陆维钊等先生。

19149月,陆维钊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秀州书院。虽说平湖离嘉兴不远,但对从小生活在乡镇、未曾离过家门的陆维钊来说,是一件大事,也是一件难事。从小学到中学,从乡镇到城市,陆维钊的人生旅程发生了重大转折。关于这次离别,陆维钊曾有《别家》诗一首:“风萧萧,马斑斑。离群鸟,声苦哀。独养子,出门难。老祖走相送,寡母倚门叹。回头一望一低首,村前村后皆青山。”

1918年冬,20岁的陆维钊因大病而从之江大学辍学回家,开始研读医古文,次年任新仓镇竞存小学的教师。1920年他与同乡同学、棣雨的徐佩业一道告别家乡赴南京,考入南京高等师范文史地部。徐佩业(1898-1972),曾任上海市长宁区中心小学校长、上海市长宁区政协副主席、上海市政协委员等职。工作期间热爱教育事业,勤奋学习,教育有方,多次被评为上海市优秀教师,并荣获上海市劳动模范称号,著有《简易师范学校小学行政》。

考入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后,陆维钊师从竺可桢先生攻读气象地理。从此远离家乡在各中学及高校任教。其间1926年因祖父病重告假回故里三月,1928年因母亲病故回乡一次,后又数次回到新仓,但新仓实已无“家”可言,所以较多的“返家”实际上是指返回放港河油车头徐氏外婆家。

抗战期间陆维钊一次返家时留下了《返家》一诗:“尙留微命返江乡,处处阴磷蔓草长。几见亲朋完栋在,祇闻闾里寇风张。匡时自愧真才欠,滞雨翻增野味尝。尽是黄梅天气也,水田全未着新秧。”抗战胜利后,陆维钊应浙江大学之聘任文学院副教授,赴浙江大学龙泉分校报到。1946年的暑假,陆维钊回乡一次,意外接到平湖县政府的通知,已被圈定为临时县参议员,但他坚辞不就。回家后写了一首题为《寇退回家乡示怀恭》(李怀恭为其夫人)的诗:“六年未作无家别。四海方殷失路号。寒燠信从人世历。风尘真累釜薪劳。敢忘胞与轻肩负。谁遣星霜易鬓毛。何处童心和汝觅。归程应验浙江潮。”

1949年的清明节,陆维钊先生最后一次回家乡,也是唯一一次在新仓留下了一幅墨宝。那时陆先生单身一人回新仓祭祖扫墓,天延生堂主闻讯就请陆先生题写匾额。陆先生就在好友贾景明先生(曾任平湖中学副校长)的家里为药店书写了“韩康遗法”四个隶书大字,落款“乙丑清明陆维钊书”并钤上了印章。后因字太大,店内放不下,要求重写。但陆先生已到三叉河访友去了,只好派学徒拿着条子追到三叉河。陆先生正在干凯军(浙江省参议员)家厅堂会友,而且下午就要回杭。非常随和的陆先生微笑着接看条子后,即到干凯军家的厢房,铺纸磨墨,按要求一气书就。

新庙放港河边的油车头原是一个自然小集镇,南约200处就是徐家宅基。那就是陆维钊的外婆家所在。

邢秀华、鲍士杰著的《走近大师陆维钊》一书中对陆维钊外婆家是这样描写的:

除了自己老家,放港的外婆家是陆维钊直到晚年还经常回忆和憧憬的地方。这儿一片平原,水网纵横,田连着田,一望无际。晴日,阳光灿烂,疏散的村落掩映在大树底下。几乎家家门前都有一个晒谷场,每当收割季节,白天晒谷,到了晚上,就是孩子们奔跑戏耍、大人们纳凉聊天的好地方。陆维钊的外婆家,屋后有条小河,外婆淘米、洗菜、洗衣服都在这小河边。据说河通县城,直流大海,因此河水会随潮汛涨落。在这里,小船是主要的交通工具,农民靠它把农产品运进城镇,人们探亲访友也多由水路往来。河面鹅鸭嬉水,两岸芦苇翠绿,微风吹过,轻轻摇曳,景色比起新仓镇来,更多了一番自然风光。外婆家的经济在当地属中上水平,比自己家要富裕得多,平常年景,不愁衣食。全家除外祖父、外祖母外,还有两个舅舅,两位姨妈。大舅舅早就结婚成家,独立生活。大姨妈嫁庄家,小姨妈嫁张家,都离放港不远。维钊的母亲在三姐妹中排行老二,自从丈夫去世后,每年差不多有一半时间带着维钊回娘家居住。维钊上学后,也总随母亲来外婆家度寒暑假。外祖父、外祖母很疼爱他,觉得他们孤儿寡母太可怜了。陆维钊也喜欢到外婆家来,倒不是因为这里生活条件好,而是因为这里别有一番天地。小舅舅徐季安只比维钊大七八岁,年龄相近,性格相投,虽然论辈分是舅甥关系,但从年龄看,仿佛是大哥哥和小弟弟。季安对维钊十分照顾,维钊对季安也很尊重。舅甥俩在一起玩,一块捉鱼弹鸟,一块捕蝉放鹞。季安舅舅给了他不少知识,也给了他安慰和欢乐。

陆维钊先生对外婆家情有独钟,外婆一家的真挚亲情,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里。为此他写下了一首题为《踏莎行?放港外家即景》的词:“十亩斜阳,一畦寒玉,田家生意当门足。邻娃嘘鸭犬迎人,儿童红晒泥墙角。  远水平桥,疏篱矮屋,望中不隔炊烟薄。饭香时节下牛羊,隆隆声续砻新谷。”全词68个字却写上了20个景物,而且这20个景物处处有名可指,可见他对外婆家及周边的事物的熟知程度。

陆维钊将放港河边油车头外婆家习惯称“放港外家”。他在另两首诗《放港外家偕表妹庄礼徽作》与《放港外家呈舅氏季安》中,都生动地描绘了“放港外家”的美丽景象、生活趣事以及因战乱而呈现的萧然,足见他对那人那地的深情。《放港外家偕表妹庄礼徽作》全文是这样的:“寂寞田塍里,初秧展新绿。儿童戏秧田,夕阳照赤膊。我与表妹庄,携手篱东角。水牛对我号,母鸡向妹啄。妹戏谓母鸡,何不向兄啄?啄我两足都削肌,啄兄身大有肥肉。我谓我妹休胡言,我肥尔瘦各天属。尔不闻食肉者鄙难远谋,此鸡毋乃羞食禄。”至今读来仍让人忍俊不禁,又陷入深思。庄礼徽是陆维钊先生姨母的女儿,她三岁时母亲过世。陆维钊先生写此诗时庄礼徽才十二岁。《放港外家呈舅氏季安》是一首七律:“十年磨剑费追寻,一日盐溪惨夕阴。碧草延人分野气,晚风吹袂作秋心。身缘物累弥从俗,诗与忧来了不斟。结发江湖曾不意,故山今已此萧森。”徐季安是陆维钊的小舅舅,只比维钊大七八岁。盐溪,衙前的旧称,也是旧衙乡的别称,位于东十九都东区,西旧衙、东旧衙、北放港、南放港、新庙、白沙、全公、马沈等八坊都在盐溪境内。

同在放港河边的马家汇位于新庙集镇北三里,现属新征村,为马氏氏族集居地。马克始(1905-1982),字步青,农历三月初三日生于马家汇。肄业于上海神州政法学校的马克始,为一方开明绅士,1929年出资铺建砖路,兴建新治镇,1931年变卖田产创办新治小学。他曾当选为平湖县参议员,并出任省立民众教育馆馆长,后任新治乡乡长。1941年,马克始全家移居上海,租居在卢湾区巨鹿路的一个民宅里,后又搬迁到徐家汇上海交大对面。

马克始的夫人王氏是杉青港人,而陆维钊的外婆也是杉青港王家人,所以两家是远房亲戚。马克始与陆维钊是表弟兄,陆维钊长他六岁。两人自小就关系密切。陆维钊从1927年起在省立松江女子中学任国文教员。19388月,松江女中迁至上海法租界福煦路;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寇占领上海法租界,松江女中被迫停办。迫于生计,陆维钊鬻字卖画,但得到了刚刚搬到上海居住的马家的接济。据马克始后裔回忆,陆维钊生活极其俭朴,常常只是一个蒜头或一小包黄豆粉过饭。1941-1945年五年间,马克始与表兄陆维钊来往甚密。19422月,陆维钊任上海育英中学国文教员,8月又受聘于上海圣约翰大学,直至1945年受聘去了浙江大学。

在上海期间,有一天马克始与陆维钊同去复兴公园蹓跶,无意间在一棵树下看到一只公文包。打开一看,竟是美国驻上海领事馆一位大使不慎遗失的,包里有许多证件、文件以及数额很大的美金。两人就奔赴外滩,把包当即交给了上海市政府。事后据陆维钊先生说,包里的美金比马家与陆家两家所有家产的总和还要多。

  评论这张
 
阅读(48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