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中肯 blog

http://dengzhongken.blog.163.com

 
 
 

日志

 
 

平湖的50个镇:三叉河(5)  

2010-10-01 13:44:43|  分类: 吾乡吾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叉河学堂

 

三叉河镇上的学堂,抗战前办在港北的寺内;抗战后,移到万缘桥港南南桥堍的东首。

最早创办的学堂是在民国五年(1916),在镇龙寺内设置5个教室,共5个班级,初名为“三叉河初级小学堂”,是一所“初小”,后命名为“新仓区立新港国民学校”。1937年11月,日寇侵华,学校被焚毁。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当地乡民集资在港南办起了一所“完小”,命名为“三叉河乡中心国民学校”;此年同时办起了“干城中学”。

解放后,“干城中学”停办,学校更名为“新港乡小学”。1956年撤区并乡,学校被列为“新仓乡中心小学”,6个班级,在校学生近300人。1958年新仓人民公社成立,名“三叉河小学”,被列为中心小学的片校。1968年9月,平湖五中、新仓中心学校同时在三叉河小学附设初中版各一个,各招50名,分甲、乙两班。1969年,公办小学可下放到大队办学,“三叉河小学”解体,一分为三,由新星、战斗、年丰三个大队各自办学,新星大队在学校原址办起“三叉河小学”,并增设初中班1个。1971年三叉河初中、小学合并,成立“三叉河学校”,平湖五中附设初中班撤销脱钩,初中班起始2个班,最多时发展到5个班,1988年经县政府批准改名为“新仓镇初级中学”(“三叉河小学”继续存在,一个学校两块牌子),初中有寄宿学生,最多时达100多人。1992年“新仓镇初级中学”并入新仓中学。1993年时小学有8个班,学生近300人,教职员工有18人。直至2006年“三叉河小学”并入新仓中心小学,从此结束了三叉河镇上82年的办学历史。校舍分租给一家服装厂与一家童车厂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后期,三叉河学校最为辉煌,为高一级学校输送了不少人才;就读学生不仅来自周边三个村,有的还是来自全塘镇的临近几个村。“文革”后的二十年里,新星、战斗、年丰三村以及部分周边村考上中专、大学日后各有建树的优秀人才,大多曾经在三叉河就读。

经济的发展、交通的便捷、生源的减少、教育资源的均衡,撤并乡村学校似乎理所当然。但对像三叉河这样的小镇,却是一种精神火种缺失之痛!学校实际上是乡村繁荣的标志,是改变命运的火种,上对祖宗,下对子孙,都是一种文化精神的繁衍。三叉河没有了学校,整个小镇一下子安静下来,一下子冷落下来,也就一下子暗淡下来。

一所学校对一个小镇意味着什么?琅琅的读书声、井然的校园秩序、师生间的文明礼仪,对乡民都是一种暗示,一种教化,一种督促,一种激励。没有学堂的村落,就失去了文化这个内核、精神这个磁场,这是非常可怕的。尽管经济发展了,物质充裕了,生活水平提高了,但缺失学校文化的辐射,粗劣的举止、低俗的言语、不太整洁的生活环境甚至赌博、迷信、殴打、盗窃等无良形象就会更加滋长并蔓延。

东乡古镇三叉河(5) - 蕉风桂雨 - 邓中肯 blog 

八十年代建造的北教学楼现已被作为服装厂的宿室,但墙上的名人画像还在

 

三叉河当地人都不叫“学校”,而习惯叫做“学堂”。这“学”字的发音,近乎“伏”的方言发音,“学生子”“学生意”的“学”都是这样发音的。

笔者曾在七十年代在三叉河学校度过了充满憧憬和收获满足的8年,读了小学与初中,后被保送去读高中。记忆中的学堂简陋但非常整洁,低矮但让我觉得非常高大。那时民风淳朴,治安不存问题,所以学堂的校园是开放式的,没有围墙,也不设传达室或门卫。过万缘桥朝南,就是一条大路,大路东侧就是学堂校址。校门朝西,出门往北一点点,就是万缘桥。校门朝南至南教学楼,结有2米多高的竹篱笆,漆成黑色的,固定在几棵大树上。这个长达30米的篱笆墙就成了学堂建筑的一大特色。紧靠篱笆内有南北向的短跑道,较宽,大概是4道,泥铺的,老师经常告诫我们下雨天不能在上面走,留下了脚印,等天晴地干了就凹凸不平,要影响体育课教学。

三叉河学堂之所以没有围墙,是因为不需要围墙——西面有篱笆;南北各有一排教室,南教室墙外就是农田,北教室墙外就是新港河;东面有食堂及附属用房。四面房屋围住,当中一个大操场。操场是泥场,上有跳高跳远用的沙坑、单杠、双杠,还有爬杆,但主要是中间的篮球场。这块操场非常重要,也很热闹;村里的篮球比赛、拔河比赛、运动会,电影放映,文艺汇演,甚至社员大会、公判大会,都在这里举行。

南教室是六十年代建造的仿苏联式的校舍,水泥地,东西五大开间,两边各有2个教室,中间是办公室,上下两层,所以它也算是楼房。这在都是平屋的镇上可是一个制高点了,除了棉站里的一个木地板楼房。在此之前,原是一排五开间的平屋教室,跟与之对应的北教室相同,都是干城中学遗留下来的校舍。

“干城中学”是本地乡绅干凯军创办的学校,抗战胜利后次年创办,解放后停办。干凯军(1887-1951)原名陈金甫,新仓棣雨人,幼年家贫入赘三叉河干家,改名干凯军,又名干城。小时就读芦川书院,1918年上海神州政法学校学习毕业,1924年由陈惟俭(字廉斋)介绍加入国民党。此人能力超群,仕途通达,又乐善好施。民国期间,历任国民党平湖县党部委员、平湖县保卫团基干队队长、平湖县和平委员会主任委员、国民党平湖县党部书记长、浙江省三区十集团军总司令部参议、平湖县临参会副议长、国民党浙江省党部十区党务督导员、浙江省参会参议员等。1940年1月4日县长许敏中(兼任平湖县中首任校长)被日寇逮捕后,由干凯军代理县长职务。

绅士干凯军在三叉河的影响很大。他家不仅田产数量大,而且房屋众多,棉站、干城中学以及镇上临街的房子都是。镇东偏北、九曲河东岸原棉站占地约8亩的一群房屋就是他的住宅,其中有一幢欧式的小洋楼。如今所看到的老街上面南的一排房子,就是他在1938年建造的20间平屋。干城中学虽前后办学仅四五年,但开了新仓镇内中学之始(那时平湖境内仅有二所中学,另一所是办在县城里的“县中”,即平湖中学的前身,皆为初中,尚无高中),提升了三叉河学校的知名度与办学能力。他不仅在东乡率先创办了中学,也最早使用了发电机与电话机。他在家乡传播了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到解放后,平湖的灌溉手段除沿海有少量风力水车外,几乎全都靠牛拉水车与人力水车。但干凯军家有一台5马力抽水机,灌田约30亩。临解放时干凯军逃亡,抽水机即闲置停用,所以解放初年全县无机械灌溉。

如果说明代嘉靖年间知县谢良弼“浚荡为河”开三叉河本地水利之先,那么民国时期县书记干凯军先后三次疏浚三河(1935年疏浚九曲河,1936年疏浚新港河,1937年疏浚南新港河)也为当地做了利民之事,1937年还主持修筑了新仓经三叉河至全公亭的乡道。有一次,新仓小学的孩子们走乡道去全公亭春游路过三叉河,他请全校几百名同学用了一顿午餐,以至于那些孩子们到现在还记着这件事。

  评论这张
 
阅读(7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