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中肯 blog

http://dengzhongken.blog.163.com

 
 
 

日志

 
 

平湖的50个集镇:新仓 16   

2009-06-07 09:25:12|  分类: 吾乡吾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芦川书院@新仓老物事16   - 蕉风桂雨 - 邓中肯 blog

 

芦川书院 

 

芦川书院的建造比清白祠要早一百年。清朝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知县王恒在新仓东市武圣殿西创办芦川义学,后改名芦川书院。咸丰末,毁于兵燹。同治四年(1865年),廪生徐步瀛捐资在白漾东重建,仍名芦川书院。光绪三十二年(1906)秋,芦川书院改名芦川公学,岁冬,易名芦川两等小学堂。民国十四年(1925年),司前小学、竞存小学并入,规模扩大,分南、北两院,南院高小、北院初小,共6学级。以后几经变更,就成了现在的新仓中心小学。顺便提一下,竞存小学在东大街城隍庙东隔壁,1939年平湖中学创办时的校舍就是竞存小学的部分校舍和一小块操场。

 徐步瀛,字眉似,号洛卿,著有《南径》《隘巷》两集。一首《夜雨》“作客本无梦,况经雨意深。空阶一万滴,滴滴是秋心。落叶他乡树,孤镫旅夜吟。披衣不成寐,夜半起鸣琴”,至今读来仍让人顿生思乡浓情。

一提起芦川书院,我就觉得可惜。我在十二岁时还能看到那些雕梁画栋,不过是粉碎“四人帮”的那年,柱子挂满了狠批王张江姚的时事漫画,厅当中放了张简陋的乒乓桌,但我还是欣赏到了它的圆础和灰白瓦楞上的菲草。“破四旧”又敲掉了门头和一对漂亮石鼓,“文革”又革走了堂屋里的匾额、楹联、老式桌椅等等。兴办新学时将它连同周边的场地变成了小学,倒基本没有破坏它三进三厅的格局,只是将南围墙拆除了,前两进的堂屋改为体育组办公室和器材室、总务处和堆放杂物之处,还有两间就是老师的宿舍。这样的旧屋利用一直维持到上世纪90年代。后来新仓中心小学盖新教学大楼,就彻底废了后堂,只剩一堵厚厚又高高的东墙。在当湖东乡最有名的书院建造20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前,毁灭殆尽,呜呼哀哉!

 

芦川书院@新仓老物事16   - 蕉风桂雨 - 邓中肯 blog

 

历数一下芦川书院的教育业绩,用“辉煌”两字也不算为过。新仓地区出现了一大批在平湖有影响的学者文人和教育者,例如方垌、丁泰、柯春塘、顾广誉、马承昭、贾敦艮等等,都与王恒创办芦川书院有关。在芦川书院主讲数年的黄金台,著作甚丰,其《木鸡书屋文集》第三卷的最后一篇就是《读红楼梦图记》,应该说是迄今为止发现平湖人研究红学的最早文章。书院人才辈出,古文字家张文树、教育先驱柯成楠、耿觐墀等在县内外享有一定盛名。曾任国民党浙江省党部执行委员的陈惟俭、国民党平湖县党部执行委员兼书记的陈心树、国民党平湖县党部书记长干凯军、中共区委书记许明清,还有书画名家陆维钊,都曾在芦川书院或芦川小学就读。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