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中肯 blog

http://dengzhongken.blog.163.com

 
 
 

日志

 
 

又见炊烟  

2009-01-16 13:28:24|  分类: 吾乡吾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邓中肯

 又见炊烟 - 蕉风桂雨 - 邓中肯 blog  农家庭院(木刻版画  顾幼庐 作)

那一年是我离家求学做住校生的第六年,那一天回乡走到村口的时候正是傍晚,那一刻正是夕阳如桔,炊烟如一条回乡的路,清晰了时常隐约着我回望故土的眼眸。注视着那一缕袅袅的炊烟,我长久漂泊的心顿时安宁下来。像是风中一片飘飞的叶子,从陌生无依而无家可归的城市里逃离出来,重温乡村宁静而柔软怀抱里的母性气息。

那是我非常熟悉的写意画面,至少在我15岁之前天天置身其中:

头顶蔚蓝色的布景上,一朵蘑菇云照例慢吞吞地升起。一群翅膀涂着胭红的飞雁,临摹着一个字体,宣布日已近暮,宣布牛哞声声。男人泼水,最后用力一挥便留下一幅动人的剪纸;于是抹一把汗水,咳嗽一声,再见田野;而眼光又温和地抚摸一次稻田。

照例,女人的嗓门调高了八度,吆喝鸡鸭又吆喝着孩子。而孩子们还在河里乱扎猛子,像鸭子。他们好像永远不知道天有黄昏,因为白天最会做梦。哗啦啦,女人们开始淘米,故意制造出许多水圈,男人们明明白白地在水里兴奋地嚷嚷。树上的麻雀也正在吵吵闹闹,是不是在为今晚床铺的安排而惹出了意见?远处,刘阿根的儿子挑着快乐的担子,从县城归来。而鸭子们摇摇摆摆上岸瞄准自己的家,嘎嘎嘎……

那年,我平生第一次打起背包卷起被褥扛起行李离家去异地读书的时候,是慈祥的奶奶依照万古不变的民俗从家居的灶边刨挖了一点泥屑,小心翼翼地用“申报纸”细心地包好,千叮万嘱地塞进我穿在最贴身的衣袋里。当时还不懂得为什么要用灶边的泥屑,如今看到炊烟就会听到一声亲切的呼唤。夕阳中的炊烟,总是让人忆起年迈的祖父母伫立在植有两排直挺而葱绿水杉的机耕路口,一双望穿暮霭氤氲的眼眸,痴痴地守候着孙儿们匆匆的归程。

有人说:上帝创造了乡村。我很幸运,因为我出生在上帝创造的地方。儿时的诸多记忆都烙上了乡村朴素的印记。依然记得沉寂的雪天,走在白雪漫野的田埂上,远望自家落戗屋顶上那一抹灰白色的炊烟,让我立刻感受到了家居的温暖。还有在燕儿斜飞的季节,为田里劳作了一天的父母,总说看到了炊烟就会愈发饥饿。小时的我总是率领弟妹做好晚饭,扫净泥场,洒泼清水,然后摆好桌椅,等着大人们劳作回来吃晚饭。那是让人至今仍旧缅怀的夏夜。

而如今却远离了乡村,让人失却了幼时的记忆,枯涸了生存的澄澈。在城市生活着,原本上原生态的岁月和光阴却被抽象成了日历和数字。于是老想着亲近炊烟,那样生命才会被阳光恩泽。炊烟让人纯粹,让人羞涩,让人变得如早春枯枝上的第一片真叶一样鲜嫩。

总有一天,我又回乡走到村口的时候正是傍晚。照例,又见炊烟。

(1019字)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