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中肯 blog

http://dengzhongken.blog.163.com

 
 
 

日志

 
 

渐行渐远的耕读文明,曾经是谁在薪火相传  

2008-10-22 08:53:02|  分类: 吾乡吾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金平湖”下的世家大族》札记

 

邓中肯

 

      

 

在被繁杂的俗务又一遍打劫之后,关进小阁楼,远离那尘嚣,读一点没有喧闹但绝对沉淀过的地方文史,可能更有意思。青灯黄卷,沏杯香茶,似乎还听得见偶尔入耳的一二句蛙鸣声。当下阳春三月,天清地明,繁花似锦,我居处在金黄怒放的油菜花的边缘,似乎还望得见那些穿着长衫的先达乡贤们的背影。默然无语。阅毕千年的记述,像一把褐色的折扇,缓缓地收拢,然后往手心猛力一拍,一百年过去了,还有点疼痛呢。

那些姓氏,那些家乘,那些农作,那些构建,那些塾堂,那些编著,那些吟唱,一簇一簇地集聚安居,一辈一辈地繁衍兴盛。再把那把折扇慢慢地打开,所有的历史记忆在斑驳的扇面上解析出四个浓墨大字——耕读传家。先人们在这块处于长江三角洲临海边缘、圈属于太湖流域、因淤涨海退而成的田地上,精细耕作创造了物质文明,诵读著述累积了精神文明,以此积善蕴育了世代人丁的繁衍发达。“金平湖”之含“金”量极高的缘由,就是因为在平湖之地田亩膏腴、物产丰稔、生活富裕、家居安宁、民风淳朴的背景下,造就了它那高度发达的耕读文明。而那些极具代表性的名门望族,将此堆砌的高度推向了极致。

近日读到《“金平湖”下的世家大族》一书,厚厚的大开本,37万字,500多页,由中国文史出版社2008年1月出版。这是作为浙江省社科联2006年立项社科普及课题研究的一项成果。史料翔实,考据详细,罗列完备,论述独到,读后非常受益。本书涉述的姓氏有57个,皆为修纂家谱和建有祠堂者。

从某种程度上说,平湖是一个移民地域。中国第一大江的滚滚洪水携带着大量的泥沙直奔东海,在激动人心的出口处缠绵又缱绻地堆积了新的陆地。根据三角洲开发阶段理论,三角洲的“上游”往往地势较高,适宜于人类定居,开发就较早,其次是“中游”,再次是“下游”。空阔的蒹葭围地吸引了众多寻找田地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氏族。秦汉时期,长江中下游地区还相当落后;直至西晋末年,北方人口大量南迁,先进农技流入,经济日益强盛;唐宋以降,江南居处全国前列,嘉兴为“天下粮仓”,有“嘉禾一穰,江淮为之康;嘉禾一歉,江淮为之俭”一说;明朝宣德年间从嘉兴、海盐、崇德三县分别析出秀水、嘉善、平湖、桐乡四县之后,直至清代、民国时期,因为富庶,一直流行着“金平湖,银嘉善,铁海盐”这样一句具有比喻性形象化的民谣。平湖处于太湖水系的下游,地平水缓,地域发展后来居上。一个区域内姓氏多少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其移民状况。据20世纪80年代末的人口统计情况,平湖境内姓氏为443个,而同时期全县总人口数与之差不多的浙江省江山市,其姓氏只有243个。平湖一地自然环境优美,当湖汇潴九水,九峰列翠海滨,三泖水畅波平。地域的优良为大族的崛起提供了种种资源,为许多耕读相伴的家族提供了发家致富的机会和空间。

平湖田肥水醇,土沃稼兴。相当多的族姓乐居乡间,筑室起庐,耕读相伴,日出课督农桑,日落书声机声响到黎明,世代繁衍,陶乐其中,著行乡里,进而成为望族。他们重视耕作,治水肥田,开发农业,发展多种经济结构,总结农事经验,改良耕作方法,提高生产效益,对平湖地方经济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日耕夜纺,织布业丝,在致力于农村多种经济结构、繁荣了经济市场的同时,这些世家也逐渐构建了自己的财富。蒹葭围张氏、清溪沈氏、清溪倪氏、当湖王氏、石庄沈氏、禇泾邵氏、戈溪戈氏都是这方面的代表。

大族聚族而居的定居方式直接肇生了市镇的形成,比如徐埭、林埭,至晚清已有“东乡十八镇”之说。黄姑胡氏的兴起就是在新兴的沿海集镇从开设店铺起步,成就于地方商品经济活动,最终成为新兴大族。明代至清中前期,从事海上商贸,乍浦的刘氏、东陈氏以及邹氏、伊氏等是乍浦大族的代表。至于晚清当湖的莫氏、葛氏和南弄陆氏,则因经营木业而迅速致富,成为后起大族的代表。当然还有青箱行医的奚氏、宋王室后裔隐居广陈的赵氏、因高官告退定居当湖而繁衍的鲁氏、高氏,等等。

清代钱塘龚翔麟在其《南渟公传》中说到平湖友人沈岸登“家清溪之上,海山环其东南,鹦鹉之水浸其西北,有地可艺果蔬,有池可种菱藕,有田庐可蔽风雨,有读书可教子孙,有翰墨怡悦性情”。其农家之乐,可谓之极。石庄沈氏有“逸民堂”,别致精美,内有竹园,园边双渠相护,渠岸遍植瓜果,以供宾客品赏。虹霓堰一带即是清溪沈氏、金氏、屠氏、倪氏世居之地,喜艺瓜蔬,他们对培育平湖西瓜的优良品种作出了努力。

平湖建县虽晚,但文教兴盛,人才辈出,在嘉兴府七邑中科教最盛,教育最为发展。明末清初名士乍浦李天植曾言:“当湖自宣德分邑以来,鹉水东汇,龙峰远映,于是人文杰出,甲于诸邑。”究其原因,众多世家大族乃至布衣平民皆尊师重教,崇尚读书,使地域人文蔚起,文风昌炽,许多家族也因此纷纷成为文献之家、文化之族。

而明清两代平湖的书院,数量为一郡之最,可以说是平湖教育方面最为突出的闪亮点,也是世家大族致力最勤的一个领域。这些书院得之于是世家大族者甚多,有的还是直接由私塾转化而来。早在元代,唐代名相陆贽后裔陆正隐居广陈,创立义塾,有生徒上千人,后来改为“靖献书院”,是嘉兴境内最早的书院之一。明代的靖献书院、天心书院、介庵书院都是由陆氏家塾转化而来。特别是陆光宅建立的天心书院成为晚明“阳明心学”的宣讲地。清初陆稼书讲学泖上,创建尔安书院,倡明理学,四方士子云集,影响巨大。当湖鸣珂里传朴堂葛氏兴办新学,于1902年创办了稚川学堂(义塾),1905年改为稚川小学,1924年扩建为稚川初中。“稚川”名师云集,栉风沐雨,孜孜不倦,英才辈出。中国科学院院士邹元爔,著名学者周振甫,茶叶专家张堂恒,农业专家俞履圻、钱维朴,桥梁专家马谦,妇科名医金问淇、编辑家徐调孚,还有一批专家和教授,乃至平湖名教师吕康成、名医程光辉、书法名家俞元龙、抗日空军英烈梅元白等等,均是“稚川”的毕业生。

大门世族家弦户诵,诗礼传家,簪缨相继,科宦名世。明代嘉兴七县共出进士524人,平湖占120名,科第甲于嘉禾一郡。平湖进士列于甲榜的姓氏,宋元时只有鲁氏、赵氏2个,明代则有33个,至清扩大到41个。据多洛肯教授研究统计,明代“一门四世进士”全中国仅14例,平湖屠氏即为一例;“一门三世进士”全国共60例,浙江占了14例,但平湖就有陆氏、孙氏、赵氏三例。

大家世族酷爱文化,以文相亲,以文相会,以文相竞,并纷纷著书立说。自明宣德5年至清宣统3年的482年里,平湖地域人士撰写编纂著作约1660部,平均每年3.45部。大型文献有《檇李诗系》《续檇李诗系》《檇李文系》《当湖文系》《当湖诗文逸》《平湖经籍志》等。大族还钟情收藏,举巨大财力孜孜于藏书、金石、书画。清末民初葛氏“守先阁”藏书多达40万余卷,可谓嘉兴千年藏书之硕果,为全府之最。南弄陆氏“求是斋”陆惟鍌,一生访寻乡邦文献,网罗散佚,阐幽发微,编纂成《平湖经籍志》36卷,收集平湖一地自三国至清末作者1108家,著作2625种,集乡贤文献之大成。

平湖的世家大族都会通过建祠修谱立义庄以敬祖睦族,教化子孙,行善种福,大举慈善之业,修桥筑路,护堤浚河,养老慈幼,服务血缘群体和地方人群。宋代鲁宗道制定了《鲁氏家训》,要求子孙乐善不倦。他们舍宅为寺,请神佑福。德藏教寺、普慧禅寺、福臻禅寺,以及显忠庙、关帝庙、城隍庙、佑圣宫等,得到了诸如陆杲、陆光祖、冯汝弼等乡贤的竭力兴助。鲁(宗道)氏族的家园相继成为地方寺观,其四皋园中的东、西皋园即是东林禅院和西林禅院。不仅如此,历代乡贤们还聚钱筑桥,光当湖城内就有39座。最有意思的是“三登桥”(今解放路大弄口),是以宋代鲁詧、鲁詹、鲁訔兄弟三人同登进士而命名。至于世家大族依据如画水乡起屋筑庐,成就地方名胜,仅当湖周遭就已不计其数——鲁宗道的简肃园,张紘的南村书堆,陆杲在湖中建了保本塔、悠然亭、五老峰,陆葇建十杉亭,陆用为的影三阁,赵汉的序芳园,知县陈一谦建弄珠楼,知县方以恭建镜漪堂(文昌阁),莫氏庄园更是江南园林的菁华。

这些世家大族的成员都有一种因传承发展而得到的荣誉感,都有一种向心而聚的归属感,身上都散发着一种由基因而遗传的奋发精神。他们铸就了地域文化传统和文化心理,从而使地方秩序相对稳定,社会相对和谐。柏杨在《新城对》里说得好:“一个族群也好,一个家庭也好,要有归属,不能没有根,没有根就没有力量。”

历史上,西晋永嘉年间的南播,南宋时期的大举南迁,使平湖增加了创业发家的外来氏族。而今经济的发展又一次吸引了众多的外来人口迁徙平湖打拼奋斗,继而安居乐业。可以肯定若干年后,又会有新兴的氏族走在前列。

相比之下,现今一些发家致富的家族,热衷于排场,却鲜有读书,腹中空空如也,不得不令人担忧。有的家庭积聚了千万资产,堂屋装潢豪华气派,但家里竟无藏书,甚至去买几册只有漂亮外壳并无书页的四大“名著”摆放在客厅显眼的位置,以此充充门面遮遮羞,不免让人生发出几许喟叹。即使有的不在乎昂贵的学费,送自己的子女进贵族民办学校读书,作为家长好像已尽到责任,但穿着鲜亮的子弟也不甚争气,怎么也考不上一所像样的大学,更不要说什么名列一甲了。我们也欣喜地看到许多企业家乐于资助,筑路修桥,捐资助学,赡扶老人,不乏慈善之举,但也有在媒体上高喊“捐赠多少多少万元”,事后竟一钱不出的“空头支票家”。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积聚资本,追求财富,提高生活质量,这本无可非议。但在经济大潮之中,心境浮躁,迷失自我,那就得不偿失了。三年不读书,兴许别人也看不出来;十年不静心读书,无论怎么掩饰,总会显出浅薄的尾巴来。文化气质不是靠涂抹而雅的伎俩,而是长年积淀自然而然生长出来的结果。而时下一些人士谈吐不雅,文不甚畅,用词苍白,字迹歪扭,错别字连篇,其文化素养确是令人不敢恭维。

想起多年前乡下的一位老农调侃,说看到解放前当地的一户富农,其柴堆得非常齐整,而隔壁的贫农屋前篱笆零落,就知道大族为什么香火兴旺的缘由了。我凝视着那把折扇,又一次哑然失笑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