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中肯 blog

http://dengzhongken.blog.163.com

 
 
 

日志

 
 

饶一把,放一马吧  

2008-12-16 10:41:36|  分类: 荷风讲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几个小问题想问问你:我国早已实行八小时工作制,教育部也规定学生在校时间不得超过八小时,为什么我们中小学教师实际工作时间远远超过了八小时?是谁规定了我们教师早早的上班时间?双休日已经实行了多年,那为什么在周六甚至周日还要以各种名目去上同一性质的文化课而不让教师真正地享受双休日呢?为什么在寒暑假也要补课呢?如果实行了“朝九晚五”,我们中小学会一起采用吗?……当一个高三教师仅仅把与“时间”有关的疑惑一本正经地提问时,同样身为教师的我竟无言以对。

我读得懂他提问时的眼睛和表情;只要稍有点良心的话,面对这几个“小问题”,谁都会心疼得答不出话来。

如果你认为教师的辛苦就是因为上班时间长,精力投入多,那只能说明你对教师这一职业的了解非常浅薄和冷漠。确实,教师有的是“体累”。“体累”,对这些“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们来说已习以为常;因为他们把教书育人不是看成谋生的职业而是看作一项崇高的事业而顶礼膜拜,因为他们遵循了先祖“教不严,师之惰”的古训因而兢兢业业,诲人不倦,因为他们早已被人民大众定格为“园丁”、“红烛”、“春蚕”所以丝毫不敢怠慢偷懒,只有默默奉献,再作自我牺牲。

但更多的还是“心累”!心为何而累?都是由于升学率这个“月亮”惹的祸。常说“教学质量是学校发展的生命线”,这话应该没错。问题是怎样理解这个“教学质量”。如果把“教学质量”等同为“升学率”,那么教师的负压就是源源不断,教师受苦就永无出头之日。因为“升学率”这个东西可以演绎出“合格率”、“优秀率”、“上线率”、“本科率”、“重点线率”甚至“上名牌大学率”,这里头真是花样百出,层出不穷,可以愈演愈烈。“升学率”已经左右了一所学校的知名度,也就是来自社会、政府、家长以及学生的认同度,由此又直接影响着新生生源情况、学校招聘师资、教师奖励待遇等等。可见,其间几者已经形成了一个怪圈;而最后的基点就落实在教师羸弱的肩膀上。在高中,我们时常听到诸如“向高三倾斜”、“高考指标”、“高考奖”这样出现频率很高的字眼。从某种意义上说,无论怎么改革,估计长期存在的高考就是凶手;而有关方面对学校、学校对教师有失公允、失之偏颇的评价,却是元凶。归根结底一句话:问题就出在这个教育评价上。

且慢,还有个待遇的问题。什么叫待遇?就是因什么“遇”就该怎么“待”。君不见,每天清晨早早地出现在马路上要上班的只有两种人——环卫工人和教师;君不见,每天中午放弃午休而给学生进行辅导或谈话的只有教师;君不见,每天夜晚还在挑灯批阅或备课的也只有教师。那么从清晨到夜晚不辞劳苦地工作的教师,他们的收入是不是高得令人艳羡?事实上远没有达到“不低于公务员”的横比度。为什么达不到这个“横比度”?从表象上说是因为教师“人头多”,是因为“财政紧张”,是因为“教师好像不错了”。而实际上是因为教育没有比其他产业来得功利性的“实惠”,因为它是“软的”“远的”“缓的”。所以这个心态定夺了教师的待遇偏低,造成了横比之下的失衡;而在发展经济企求人才支撑和智力支持的愿望支配下,给教育以高要求的压力,于是产生了“既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的非理性希望。

我们走在大路上,看到茂盛的树苗和鲜艳的花蕾,理应洋溢着微笑,充满着幸福,从事着的是甜蜜的事业;但事实上,我们头上戴着那挣不脱的紧箍,迎面扑来一阵阵社会各界指手画脚的议论风,身上盯满广大家长们一双双殷切而深刻的眼睛。拿不出那个“成绩”,你还能谈得上什么甜蜜、微笑和幸福?

我们在为学生心理问题越来越受到普遍关注而欣喜的同时,必须看到同在“一条战壕里”的广大教师因受到来自多方面的重压而产生心理偏差现象的存在。有报道说目前我国中小学教师存有心理问题的已达55%,也许言之过重,充其量不过是存在心理障碍,一部分存在心理问题,极少数患有心理疾病。但是中小学教师尤其是高中教师由于压力过大、负荷过重而引起的心理焦虑,因得不到合理的宣泄、释放、排解继而发展为心理障碍甚至心理疾病,倒并不是危言耸听!

目前社会竞争日趋激烈,导致家长、学生和社会各界对“升学等级”异常重视,迫使学校就范,无异于“逼良为娼”。此风之猛,何其烈也!这是个催生教师众多心理问题的大背景。毋庸置疑,无视这个造成苦痛的大背景,去谈如何减轻教师生负担,如何干预教师的心理问题,都是缺乏诚意的。当然,面临教师日益增多的心理问题,赌气而撒手不管,也是不明智的。

诚然,教师将自身的“怨气”迁怒到学生的头上,肯定是缺德的表现。关键而积极的工作就是进行疏导。在这方面,我们的教育行政部门能不能建立起相关的机制,我们的教科院所能不能立项进行专题研究和组织心理辅导工作,我们的学校能不能对教师进行心理咨询,我们的工会和共青妇组织能不能为教师提供能够得到消除紧张、释放焦虑的益身益心的活动,我们的社区乃至民政部门能不能开设立心理导流排解的场所,我们的医院诊所能不能普遍开设心理科室……

老实说,只有学生真正减负了,教师才有可能减负。那么新课程的实施,是不是治疗教师这个职业疼痛的一剂镇静药,我们还不得而知。然而,因为“孙志刚事件”而急令废除了带有强硬性的收容遣送制度而代之以具有人文关怀的救助办法;因为“金华弑母案”和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才大呼“减轻学生过重的负担”:一个极端事件推动一次重大的制度变革,我们在感到文明进步而欣慰的同时,更多的却是焦虑和痛心。

如果教师的减负减压只能成为一种奢望或理想,那是社会的不公;如果面对如此的高压重负,只有教师自身才是拯救自己的上帝,那真是社会的悲哀。教师能够自理、自救,也不失是一种理想方式。但是我仍然希望我们的社会各界能够善待教师。而真正的善待就是放他们一马,饶他们一把,让他们能够脱离“苦海”。

我真的只是凭良心为广大的教师们说这些话的。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